又名醴陵站长网:对业主组织与社区机构的简单思考

最近有一部孩子看的动画片《头脑特工队》,里面的一些角色和场景设置值得借鉴和启发,数年来,几乎所有维权先锋人士也都谈过一个问题,也就是社区建设和社区发展当中,是不是有必要把所有的人都发动起来?如果所有人都动起来,往一个方向走,这反而意味着毁灭,这不就是法西斯吗?

又名醴陵站长网提醒大家:当时分为“参与派”和“代表派”,所以有些人为解决这个矛盾,提出了“业主代表大会”一说,试图修改当前的物业管理政策,深究起来这个理念也会有先天的缺陷,它认为一种激进的观念有必要凌驾于保守的观念之上,“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有时我不干某件事的权利比干什么事情更能体现自由主义的精髓,这个在《头脑特工队》当中就形成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范例,——对整个头脑系统起保护机制甚至更大程度上是“忧忧”,而不是“乐乐”, 只有“忧忧”才能叫停灾难性的决策!社区作为一个共同体,任何一方企图抛弃另一方擅自作出一切决定其实是不明智、不现实的,必须包容保守主义、反对派和异己分子。

又名醴陵站长网:对业主组织与社区机构的简单思考

社区活跃分子的比例,与大脑被激发的区域比例大致相同:10—20%就非常不错了,故而,投票系统尽管通过北京有“1+36文”的强力推动,仍然接近于无疾而终,所以瓶颈不是出现在良好的意愿和工具上,而是人性,故而当务之急其实在于对业主群体当中“活跃部分”的安排,需要他们良性的诉求发挥作用,通过设计任务和建立秩序,这就需要制度设计。

又名醴陵站长网表示:另一方面,当前物业管理社区问题与麻烦众多,个人认为,“政府病”和长期以来官僚与小民文化,是症结之一。在其位者不谋其政,拥有社区物业管理公职的物业公司人员不思进取、混日子,是社区靡烂的根源,宋安成先生有一篇文章《正在走向死亡的中国内地物业管理市场》,在微信公众号上刊登后三日内有了50000+的点击量,说明这一判断在许多关注社区和物业管理人士的心目击中了痛点,讲出了心声,从事社区工作的人,全心以赴的人筋疲力尽,收入状况堪虞,吃不饱又饿不死,想正儿八经干事的人干不了、干不成,不想干的人又跑不掉,都认为对方在胡扯淡、捣浆糊,于是就形成很复杂的博弈,10月12日我的家乡荆州市报道了两个小区物业公司退出后,由居委会组建临时物业代管,结果收个停车费不明不白,还被住户投诉上了电视,它被质疑的核心问题就是居委会有没有资格收费?政府在社区当中作为的边界如何厘定?

再一个是业主大会法人资格的问题,很早就有这方面的博士论文,但是实践上双刃剑的特征明显,国内第一个业主大会法人资格被用于起诉开发商,它的未来还需要继续观察。从这一点我得出的结论是: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物业管理尽职的社区为数也不少,那里业委会组织发育的迟缓具有主观上的理由——当然,业主的启蒙教育同样迫切;而在物业公司失职、无能、收不抵支、基层腐败的社区,业主的自组织就必须尽快建设起来,这就需要设计一个系统。

又名醴陵站长网告诉大家:其实,任何一项创新业务在初始阶段都会有不确定性,不完善之处在所难免。当前以住宅小区形式存在的社区与移动互联网一样,萌芽启动已然结束,正处于创新密集期和关键发展期,随着新技术、新商业模式的融合,各种新型的社区产品和传统产业、移动互联网之间的跨界创新会越来越多。所以,以住宅小区形式存在的物业管理社区作为社会学与生物学的类比产物的自我探索能力,物业公司、业主大会、业委会与居委会之间责任界定的迫切需求,以及移动互联网思维与工具的高度发达与接入运用,其主线均在于发展为目标,保持包容的开放心态,处理好创新与监管、效益与效能的关系。

又名醴陵站长网最后总结:张红喜把物业管理行业的三大风口界定为:资本、互联网+和业主自治。我的意见有所不同,资本是追逐有价值的活动的,显现为投机价值的物业管理反而会引发踩踏,如果说资本是风口,那房地产早已成为物业管理的风口了;而后两者与之类似,都是工具思维而非目标和本质,不足以表达社区当中需求与供给方向的革命性变化。所以,我的三个关键词将是:社区文化的自我发展、优质服务资源能力建设和移动互联网。这三者互为补充,实为闭环。

本网站发布的内容以用户投稿、用户转载内容为主,如果涉及侵权请尽快告知,我们将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站长:180-2238-2257 (可微信);本站原创内容转载时需注明出处:V2GR » 又名醴陵站长网:对业主组织与社区机构的简单思考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