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回应卖农产品,俞敏洪真的转型直播助农?

发布时间:1个月前 (2022-04-13 11:30) 阅读: 23 次

1月12日消息,昨日晚间俞敏洪在直播带货回应转型农产品带货是真的,并表示自己喜欢农业,1岁到18岁在农村长大,所有的农业产品,只要能在家乡种的,自己都种过。

俞敏洪回应卖农产品,俞敏洪真的转型直播助农?插图

俞敏洪还谈及此前新东方捐课桌椅一事,回应网友猜测,称新东方并不会关停,只会有业务的转移,将来把重心转移到国际业务和大学业务。

11月7日晚间,久处“双减”漩涡的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抖音开了场直播,有些悲壮的色彩。有自媒体发文标题称 “俞敏洪,敬你是条汉子”,竟在朋友圈爆红。在这场直播中,俞敏洪带来了两个消息,除去退租1500个教学点、桌椅捐赠要继续加码以外,更为大众所关注的是,新东方未来业务转型——蓄力打造一个现代农业平台。

9日晚间,新东方官方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回复称,新东方旗下的东方优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将开展助农相关业务,至于具体的新业务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详细计划正在制定中。

新东方着眼农业由来已久

对于俞敏洪选择农业作为新东方的转型方向,在很多长久关注新东方的人来说,并非出人意料。毕竟,一方面,乡村振兴战略目前是全社会的共同行动,另一方面,作为在乡村教育中成长出来的孩子,俞敏洪始终心系农村。

回溯近些年俞敏洪与乡村的联系,多数情况下是以教育为纽带。比如,去年4月26日,俞敏洪曾走进抖音平台直播,首次为乡村儿童开展了公益“带货”。

在那次直播带货中,俞敏洪表示,“我纯粹是业余爱好,不是想要用抖音来赚钱,我不会卖我的英语课程,也不会卖我自己的书。我只是把我认为值得阅读的书推荐一下,未来我可能会为一些农民卖农产品。”而那次的收入最终也是捐给了乡村学校用于购买书籍。

今年3月14日,就中国乡村教育面临着哪些变化趋势和挑战、乡村教育要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等问题,俞敏洪在中国乡村教育振兴研讨会上发声。他认为,民间可以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向更广泛的地区传递优质教育资源,还可以争取更多有影响力的人参与到乡村教育中来。

至于最近刷屏的那辆红色卡车为农村学校载去的近8万套桌椅,则已是双减政策落地的后话……

值得关注的是,除去教育,俞敏洪跟农村的产业也曾发生过联系。在一家名为“亿利新中农”的对外宣传中,2016年9月26日,俞敏洪以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洪泰基金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到访沙米内蒙古通辽基地,参加当年沙米的开镰仪式。在现场照片中,俞敏洪举着刚刚收获的沙米,笑容灿烂。现场,很多人围着俞敏洪拍照。

助农直播早有端倪

今年7月底,随着双减政策靴子落地,新东方未来路在何方成为摆在俞敏洪面前的难题。数月的时间,正如他在直播中所言,“投入了大量思考”,直播无疑也在思考范围之内。

据相关报道,9月份,在某次高管会议上俞敏洪将目光再次投向直播并称,“薇娅一年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而与此同时,9月24日在脉脉平台上,也有认证为“新东方HR”的员工发帖招聘短视频导演兼直播运营主管。前述的种种迹象,被外界猜测新东方或将在直播、短视频方面有新的动作。

随着时间推进,俞敏洪对于直播领域的选择愈发明朗。10月27日,一家名为东方优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成立,该企业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孙东旭,经营范围包括销售化肥及低毒低残留农药、农作物种子经营、出版物零售等。

股东穿透显示,东方优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由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有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74.5%股权。

此外,网络上流传的新东方与甘肃省在助农直播方面进行的接触,似乎也在印证新东方正欲躬身入场。

直至11月7日晚间,俞敏洪在直播中宣布,借助直播做现代农业,成为新东方转型的方向。俞敏洪称,“未来新东方计划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我会和几百位新东方的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农产品,整合上下游资源,让农民转型,让青年农民愿意回到农村,让更多的留守儿童能在父母的陪伴下成长。”

下一个罗永浩?

俞敏洪要开展助农直播的消息刚一发出,不少人已将他与曾经的老同事罗永浩联系到一起。

如今正在直播还债的罗永浩曾于2000年底给俞敏洪写过一封求职信,后凭借俞敏洪给的第三次试讲机会进入新东方任教。因为课堂内容诙谐幽默,罗永浩颇受学生欢迎,“老罗语录”风靡大江南北。

2006年,罗永浩从新东方离职,尝试个人创业。创业后的罗永浩变身“行业冥灯”,从牛博网到英语培训学校,从锤子手机到社交软件聊天宝,再到被禁网售的电子烟……均未果,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2020年3月26日,罗永浩正式宣布抖音成为其独家直播带货平台,转型成为一名主播,并称要通过直播带货还债。目前,罗永浩已成为“抖音一哥”,此前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他还透露“还债进度理想”。

对于老罗直播带货的成功,业内分析,自2020年开始,抖音直播带货正处于风口爆发期,而罗永浩赶上了这波机遇,加上自己“中国初代网红”知名度的加持,同时,平台也给他带来很大的流量倾斜,罗永浩起步几乎就成了平台的顶流直播带货商家。

然而,俞敏洪此时入场,风口已然不再。此外,罗永浩与俞敏洪的行事逻辑与精神特质也存在很大不同。毕竟,罗永浩具备互联网初代网红的特质,而俞敏洪在当年阐述为什么反对将新东方创业故事搬上银幕时曾说,“自从新东方在美国上市成名之后,我已经深深地感到自己被名声所累,心里只有退步之思,万无求进之理。”

新东方回应:新业务仍在探索中

成不成“罗永浩”仍待时间检验,而现在,新东方在农业上的尝试俨然已经起步。11月9日,新东方在回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采访时确认,“东方优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将开展助农相关业务,至于具体的新业务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详细计划正在制定中。”

对于新东方未来的农业“版图”,可俞敏洪直播中寻找蛛丝马迹,“新东方有两个平台,一个是新东方,一个是新东方在线,我们可以整合上下游资源,成立一个大型的农业平台,我会和几百位新东方的老师通过直播带货农产品,打造现代农业,志同道合的公司可以联系我。”

“整合上下游资源,做大型农业平台。”这是俞敏洪所描述的未来这一平台的模样。纵观目前的互联网品牌,专注于零食生意的三只松鼠,或许与俞敏洪的这一描述的未来有类似之处。

三只松鼠官网显示,2012年2月,由五名创业初始团队在安徽芜湖都宝小区创立三只松鼠品牌。经过9年时间发展,已成为销售额破百亿元的上市公司。自2014年起,公司连续五年位列天猫商城“零食/坚果/特产”类目成交额第一,上市当天获誉“国民零食第一股”。

以数字化推动食品产业进步,以IP化促进品牌多元发展,三只松鼠强化“造货+造体验”的核心能力,通过“风味”、“鲜味”和“趣味”共同赢得消费者。在近期开幕的天津秋季糖酒会上,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宣布,公司要实现“五年再造一个百亿松鼠”的目标。未来,三只松鼠将从全品类到聚焦坚果,从过度依赖线上到全渠道均衡发展,作为电商流量时代崛起代表品牌的三只松鼠自我变革,再次踏上二次创业征程。

三只松鼠的发展崛起和自我变革,或许能给新东方在现代农业平台的搭建上给出一些有益的启示。

专家支招:可打造农民培训领域的知名品牌

对于新东方的新的转型尝试,5G直播联盟副主席、西谷数字零售研究院院长雄歌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表示,拥有企业家光环和良好口碑,而且处于“悲壮”时机的俞洪敏是切入直播带货的最佳时机。但单纯卖货赚钱显然不是他的追求。

“我认为结合乡村振兴,结合教培的老本行是个路子,机会点是行业相对蓝海,竞争对手少,挑战是行业碎片化严重,毛利低。站在国家战略发展的角度来看,需要一位优秀的企业家,一个顶尖的资本集团公司介入数字农业。”雄歌说。

“带货一姐”薇娅诞生地——新禾联创的投资总监顾祯则认为,“如果是俞敏洪本人做电商,那么影响力自然是大的。但这种具有“知识分子“标签的主播进行带货,往往因为过于知性,未必能做到直播带货的代入感和互动性。”

同时,他还提到,农产品本身在直播电商类目里算是弱势类目,性价比不算太高,但是对于这数百名老师转型做直播,以罗永浩为代表的新东方讲师,口才、表达应该不是问题。此外,电商的基础,除了网上卖货外,线下的供应链也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需要组建专业团队去搭建和运营。

从乡村振兴角度,山东社会科学院乡村振兴研究院院长周其森称,新东方转型乡村振兴产业体现三个意义:一是乡村振兴战略正在全社会的共同行动,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战略正在变成实际行动;二是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企业的战略发展应该有新思路,应该适应全面建设现代化全局,着眼于农业实际,从“补短板”的国家战略高度,寻找企业长期发展商机;三是企业战略转型,要充分发挥本企业传统优势,把本行业本企业的优势与国家战略有效融合,找到新形势下发展新路径。

基于上述三点意义,他建议新东方转型发展应充分发挥多年形成的教育培训品牌优势和机制优势,在农业培训方面探索适合自身和农民实际需要的新模式,打造农民培训领域的知名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