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未来哪个区域发展潜力大(武汉未来发展前景好的区域)

发布时间:1个月前 (2022-04-18 15:00) 阅读: 31 次

2021年7月14日,《武汉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21-2035年)》(简称:2021年版总规)草案公示,这份文件最受关注的内容,无疑是“国土空间基本格局”和“城镇空间格局”,这些规划内容将城市各区域的发展潜能展现出来。

自2017年开始,武汉就开始制定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2020年,武汉明确提出“两江三镇、六轴六楔、北峰南泽”的空间格局。之后,武汉开始承担“一主引领”使命,城市规划需要调整,2021年,武汉“十四五”规划发布《武汉市空间发展总体布局示意图》,基本确定“主城做优、四副做强、城乡一体、融合发展”空间发展格局。

此次,2021年版总规依然延续“两江三镇、六轴六楔、北峰南泽”的国土空间基本格局,但在城镇空间格局方面再次微调,部分区域的地位也随之上升。

2020年版规划展示的“两江三镇、六轴六楔、北峰南泽”空间格局。

在长达三四年的规划制定调整过程中,武汉城市空间格局越来越清晰,其与武汉周边城市的联系也更加紧密。同时,为配合武汉建设外向发展战略支点和桥梁,以及武汉市域范围内协同发展需要,部分区域的地位快速提升,其未来发展潜力也越来越大。

毫无疑问,这些规划虽有调整,但绝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在既有基础上进行调优,多份规划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和传承关系。借助这些规划,我们可以探讨,未来15年(注:这些规划也正好都是面向2035年),武汉哪些区域最具潜力?

通常来说,战略地位越高,发展阶段越早,则潜力相对越大。但是,从规划到落地,有太多未知挑战,故探讨和预判仅供参考。

【1】

2010年版武汉城市总体规划明确提出“1+6”的城市格局,即“一个主城+六个新城组群”。2016年,武汉对2010年版总规的实施状况进行系统审视,“主城区人口疏解政策未能实现,人口分布与规划目标出现明显偏离”。

《武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

在此基础上,2017年,武汉提出优化城市空间格局,构建“1个主城+3个副城+3个新城组群”的全域城市体系。“三副”概念正式出炉,光谷、车都、临空等3个新城组群升级为副城,以此突出科技创新、先进制造、枢纽物流等国家中心城市功能,同时更注重副城的产城融合、宜居宜业建设。

2020年6月,武汉提出,将以新一轮国土空间总体规划编修为契机,推动城市多中心、网络化、组团式发展,形成“两江三镇、六轴六楔、北峰南泽”的空间格局。当时,也延续了“一主三副”的基本思路。

不过,到了2020年12月,长江新区作为副城被列入规划,“一主三副”升级为“一主四副”,此次变动原因大致有三:一是国家级长江新区申报不顺利;二是武汉疫后重振急需新的经济增长极;三是“一主引领”需要更多支点和桥梁。

“四大副城”空间格局确立后,其战略地位迅速上升,成为市域范围内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不仅要向内支撑主城区,推动武汉经济高质量发展,还要向外联动周边区域做实城市圈同城化,其获得的发展机遇空前。

武汉空间发展总体布局示意图。来源:武汉“十四五”规划纲要

当然,在“四副做强”之前,还有“主城做优”。武汉将以“两江四岸”为核心,推动三镇聚合、均衡发展,提升高端要素、优质产业、先进功能、规模人口的集聚承载能力,完善城市核心功能,塑造高品质城市形象,打造国家中心城市“主中心”。这说明,主城仍有一定的调优潜能,谌家矶、汉江湾、四新、南湖、鲁巷、杨春湖被定为主城区内的城市副中心,与“两江四岸”一起,在做优主城的过程中释放潜力。

最具潜力的“四大副城”,内部各自潜能不一。光谷副城处于“成熟阶段”,也将迈入“调优”进程;车谷副城处于“转型阶段”,“产业升级”关乎全局;临空经济区副城处于“成长阶段”,长江新区副城则处于“孵化阶段”,这两个副城无疑最有想象空间,但也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也有看到,在马太效应推动下,主城、光谷副城、车谷副城等发展相对成熟的区域,可能会拥有更多机遇。不过总体来看,临空经济区副城、长江新区副城毕竟刚起步,潜能显然更足。

【2】

在“一主四副”的城镇空间格局之下,有哪些主要板块地位正在急速上升呢?

先来看2017年版总规,当时设定了10个城市副中心,位于主城区内的城市副中心有6个,分别是前文提到的谌家矶、汉江湾、四新、南湖、鲁巷、杨春湖,另外4个则是豹澥、沌口、宋家岗和武湖。

之后,2020年规划显示,豹澥、沌口、宋家岗分别成为光谷副城、车都副城、临空副城的中心区域,地位有所上升。武汉“十四五”规划纲要,将长江新区作为副城纳入规划,武湖也顺利成为长江新区中心区域。

市域城镇空间格局示意图。来源:2021年版总规

“四副做强”的前提下,上述4个板块地位上升在情理之中,2021年版总规在武汉“十四五”规划纲要披露的空间布局示意图的基础上,升级了另外几个板块。

其一,阳逻由新城中心升为城市副中心,与武湖地位相当,长江新区副城拥有“双核”;

其二,吴家山由新城中心升为城市副中心,与宋家岗地位相当,临空经济区副城拥有“双核”,临空经济区核心区域之争,终于可以消停了。

其三,纱帽由新城中心升为城市副中心,与沌口地位相当,车谷副城也拥有了“双核”。

光谷副城当然也是“双核”驱动,两个城市副中心分别是鲁巷和豹澥,而鲁巷又同属于主城范围内的城市副中心。

整体来看,阳逻、吴家山、纱帽等3个板块地位明显上升,未来发展潜力显然增大。武湖、宋家岗、沌口、鲁巷、豹澥同样作为副城核心,发展动能也很充足。

【3】

在“四大副城”区域之外,还有哪些区域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呢?结合上述多个规划来看,几个副城的辐射带动范围有调整,新市镇有望“扩围”,另有几个板块地位也有明显上升。

一是副城辐射范围调整。前川新城板块,被纳入到临空经济副城辐射范围;蔡甸组团、中法生态城新城退出车谷副城辐射范围;纸坊新城、郑店组团退出光谷副城辐射范围;金口新城、青菱组团退出车谷副城辐射范围。

二是优化提升4个城镇组群。这实际上依然秉承了“六轴”的思路,在其中“三轴”(东南新城组群、西南新城组群、北部新城组群)成为“三副”之后,另外“三轴”依然保持相对独立发展,只是南部新城组群分为纸坊城镇组群、金口城镇组群,东部新城组群缩减为北湖产业组群,西部新城组群缩减为蔡甸城镇组群。

三是建设完善44个新市镇和一批特色小镇。这意味着,未来还会有一批小板块成为新市镇或特色小镇。

不难发现,4个城镇组群在“四大副城”的缝隙中保持了相对独立的地位,未来发展也拥有了相对独立的空间。4个城镇组群中,金口由组团中心升级为新城中心,北湖由组团中心升级为新城中心,未来发展颇具潜力。

根据2021年版总规,4个城镇组群按照“中等城市”规模标准建设,分别突出生态、健康、制造、化工等产业转型示范。什么是“中等城市”规模?我国以城区常住人口为统计口径,将城市划分为五类七档,“中等城市”就是城区常住人口达到50—100万人的城市,这个人口规模也不小。

以此可见,在“四大副城”之外,4个城镇组群是比较有潜力的区域,其中,金口、北湖等区域潜力相对较大。此外,中法生态城、纸坊、蔡甸、郑店、青菱等板块,也会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话说回来,上述提及的区域和板块,地位是否会上升,还要看2021年版总规能否按照草案版本顺利通过。不过,按照改版总规思路来看,“四大副城”采取“双核”驱动的思路基本不会改变,且4个城镇组群将大概率保持独立发展,所以上述提及的区域或板块,明显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最后说一句,根据规划分析的“潜力”只能算纸面“潜力”,最终能否成为现实潜力,需要各区域或板块奋发进取,将规划蓝图变为现实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