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改编剧本?有什么方法技巧?

  • 时间:
  • 来源: 网络

   改编一直是影视剧本的一个重要来源,无论是以前还是在IP改编影视大热的当下。改编剧本有着不同于原创剧本的一些方法,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如何创作改编剧本。

影视改编是个技术活,它意味着从一种媒体搬到另一种媒体。改编(adaptation)的定义,就是要通过在结构、功能和形式上做出某种改变使之能适合新的媒体。如何将其他媒介的素材改编成剧本呢?当然有很多方式,当你把一部小说、戏剧或是人物生平改成剧本时,你必须像创作原创剧本一样去思考,别指望逐字把小说搬进剧本就能行得通。

科波拉在改编《伟大的盖茨比》时就有教训。科波拉是《教父》和《现代启示录》等很多杰出影片的作者,是好莱坞最富裕创造动力的编剧导演之一。可他在写《伟大的盖茨比》的剧本时完全忠于小说,结果视觉性和戏剧性都很弱,根本行不通。

小说故事的戏剧性动作和叙事线索,往往通过主要人物的观点讲述,观众可以直接了解其思想、感觉、记忆、希望和恐惧,剧本就不一样了,这是“用画面讲故事”的。还有对白和叙述,发生在戏剧性情境之中,电影,你要用好它,就得有动作。

每个编剧改编的技法都不同。编写了《普通人》、《蜘蛛侠2》、《茱莉娅》、《纸月亮》等剧的奥斯卡得主编剧阿尔文·萨金特的做法是,在一遍遍阅读大量的原始素材之后,将素材化为他“自己的东西”,变成“他的故事”,然后把它们写成不同的场景,把稿子摊得一地,再想办法从这些分散的场景里拎出一条故事线索来。

萨金特凭借《普通人》和《茱莉娅》获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他的《纸月亮》获得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沉默的羔羊》和《陪审员》的编剧、奥斯卡奖得主泰德·塔利说,他是“一场一场把书拆散。我试图建立一个事件的结构线索,一个事件发生,然后一个又一个,什么最打动你,那就是这本书里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把这些场景放在一个个卡片里,从中抽出故事,找到改编最需要关注的东西来。”

泰德·塔利凭借《沉默的羔羊》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

塔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这个故事是关于谁的,那些事情无助于塑造主要人物,需要扔掉 。当你把一本长篇小说改成2小时的电影剧本时,你既要下得去手,又要保持原始材料的完整性。改编一本书或者一篇文章时要适应剧本的需求,这是一条原则。你必须移动、删减或增加一些场景,以便能让剧本沿着故事的主线走。

塔利说:“你要考虑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要按其自身的逻辑去创新,如果本来没有问题,就别老想着去修正它。”这意味着如果场景在剧本的上下文里起作用就别轻易改动,如果你不能用书里的场景,就得创作一个在影片视觉表现上而非文学意义上能起作用的场景。

改编的核心是在保持故事的完整性的前提下,找到人物和情境之间的一种平衡。

《神秘河》的编剧布莱恩·海尔格兰德在改编该片时也面临了这种挑战。他先读了书,“碰到一个场景,我连读两三遍,在书上做很多标记,把事件标记出来写在页眉。把不想要的部分划掉,最后我把想要的书页撕下来放到一起,一旦找到它们要表达的核心内容,我就打出一个大纲来,然后把场景加进去,把几个场景结合在一起,让事件运转起来。”

海尔格兰德凭借《神秘河》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提名,凭借《洛城机密》或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同时他也是

“改编的技巧部分就是找到一种有效的方式把原书的内心独白加以客观化。有时酒吧内心的想法改成对白。”

这常常是写作者接触改编时最常见的挑战之一。《借刀杀人》的编剧斯图尔特·比蒂曾根据小说《越轨追击》改编电影剧本。“那是个惊悚小说,讲的是个普通男人有了婚外情,而他的妻子则因为一时的脆弱而完全失控,有道德方面的,也有希区柯克式的那种每一个普通人在极端情境下都会面临的困境。人物一直努力从情境中挣脱出来,结果却越陷越深。”

影片《借刀杀人》海报

谈到如何改编这部作品时,比蒂这样说:“第一次我真的是战战兢兢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读完的小说。这是本400页厚的书,我知道有300页都能写进来成为一部很棒的电影,这里有180层情节缠绕在一起,你知道那是个完全不能按常理出牌的改编,你就甭想把这些事情放到一个出乎意料的情节线里彻底贯穿到底。”

“我不得不放弃了该书的第三部分。戏都在家庭里。女孩得了一种糖尿病,他父母为了买一种能救命的新药攒钱。她还得靠另一笔抵押付款保障每天维持生命的透析机治疗。他们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每个人都各自被卷入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那是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情境。就这样构建出了丈夫出轨的背景。这是基本的建置。”

影片《越轨追击》剧照

比蒂读了两到三遍后开始写剧本,他认为第一遍通读很重要,因为那是你接触作品的过程。“我要记下好的场景,好的线索,好的时刻,以及一些可能像开放的场景一类可以往里放东西的地方——即那些能往里填东西可还不知道能发生什么的场景。然后你就得把这些东西组织起来并将其电影化。”

“把书读了两三遍之后,我不太写具体大纲,只是做一个两三页纸的笔记,就像‘汽车里的场景’、‘电梯里的场景’、‘房间里的场景’、‘医生的场景’等等。一个剧本,我一般会写大约10页纸的大纲,通常我会试着再把它压缩到5页纸的长短,让第一幕在第一页,第三幕在第5页……这是我的做法。”

《冷山》海报

当你处理一个历史题材的改编时,那是另一种挑战。例如获得国家书籍奖的《冷山》,讲述了两个内战后期的恋人身体和精神上得到拯救的故事。编剧安东尼·明格拉从一个旅程归宿的潜在主题切入改编。他的剧本有一个主要的人物,一个戏剧性和情感化的旅程,一个戏剧性目标,一系列的障碍,一个满怀希望和耐心等待着的女人,还有英曼那个心灵居所——叫做“冷山”的地方。

安东尼·明格拉(右)凭借《天才雷普利》和《英国病人》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在兄弟阋墙、恋人被拆散的时候,“冷山”成为一种“爱”和人们坚守的心灵家园的象征。它表现的不仅是反叛战士英曼历尽艰辛的身体之旅,同时也是他的精神旅程。整个故事是关于离开战场,从战争以及战争带给世界的残忍和混乱中回归的故事。

明格拉离开原书,进行了压缩和删减,只原封不动地保存了旅程中遇到的障碍。在小说里,英曼经历了对他的忠诚和英勇精神的考验,终于回到了家——“冷山”,并获得了爱情。

很多时候在改编时你不得不增加些新的人物,去掉另一些人物,创造一些新的事件的转折,可能在整体结构上也与原书大不一样。例如在《英国病人》里,整个影片只基于小说里的几个段落,在《茱莉娅》里,编剧根据莉莲·海尔曼的回忆录《悔悟》中的一小段创作了完整的电影。

把一出舞台剧改编成电影剧本也应该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虽然你涉及的是不同的形式,但遵循同样的原则。

《十二怒汉》、《欲望号街车》、《推销员之死》都是戏剧同名改编的电影佳作

传记剧作处理的是人。如果要将一个人的生活改编成一个剧本,都必须有所选择、有所侧重才能奏效。如果要写一个传记剧本,要写的人物的生活只是起点。例如彼得·谢弗写的《莫扎特传》,处理的只是莫扎特生活在的几个片段以及他与萨利埃里的关系,并巧妙选取了嫉妒莫扎特音乐天才的宫廷乐师萨利埃里的视角来呈现故事。

《莫扎特传》同时也是一部改编自舞台剧的电影,获得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

选择你人物生活中的少量事件,把它们放进一条戏剧性的故事线里,《阿拉伯的劳伦斯》和《公明凯恩》就是很好的例子。

什么是最好的改编艺术?不要过分拘泥原著。书是书,戏是戏,文章是文章,剧本是剧本。不管是从何媒介的素材进行改编,从实质上将你还是在创作一个独创的电影剧本,因而你必须以独创的方式来探讨它。